独家专访 |《误杀》重映票房第一,他有话要说

        时间:2020.08.07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柯诺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12.7亿,7000万。截至目前,前一个数字是电影《误杀》的累计总票房,后一个数字是影院复工后该影片的重映票房。数字还在上涨。

        去年12月,《误杀》在院线上映后,一路笑傲。影院复工初期,余温未消,这匹黑马再度卷土重来。 从7月20日至8月5日,《误杀》完整重映17天,单日票房和排片占比均在前三名内浮动,也成为目前同档期重映综合票房最高的电影。 


        相比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风声》《战狼2》等国产重映片,《误杀》算不上“老”,但为什么会持续受到多数观众的喜爱呢?



        “当你看过1000部以上的电影,这世界上压根没有什么离奇的事。”“给我查他一年的观影纪录!” “有的孩子是孩子,有的孩子是禽兽。”“我没什么能耐,不能给你们更好的生活,唯一能做的,是挡在你们前边。”


        看着这些片中台词,几乎就能引申出《误杀》在创作上的诸多亮点。“超越原版”、“突破国产悬疑犯罪类型天花板”的赞誉声同样不绝于耳。



        电影翻拍自印度片《误杀瞒天记》,故事没有直接照搬原作,巧用“蒙太奇”概念来做文章;肖央的形象和表演颠覆以往,陈冲的反派演技令人不寒而栗。


        伏笔铺垫做得细致,悬念反转也做得充足,以致于有些观众刚看完全片,就陷入疑惑: 李维杰把尸体藏在哪了?秦沛结尾看向镜头,他在笑什么?


        秦沛直视镜头,留下悬念


        在1905电影网的独家专访中,《误杀》导演柯汶利告诉我们:李维杰对家人的爱是整部电影的核心。


       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,电影开拍前,柯汶利的父亲刚刚去世不久,他也借用李维杰以及这个被“误杀”的家庭,深藏他对父亲的爱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柯汶利是福建华侨,出生在马来西亚。他的第一部短片《自由人》曾提名奥斯卡,陈思诚看完后,两人结缘,柯汶利入局,先后参与执导网剧《唐人街探案》之“曼陀罗之舞”单元和电影《误杀》。

        导演柯汶利


        《误杀》大获成功,续集也立马有了消息。据出品方恒业影业透露,原班人马将回归《误杀2》,故事完全不同,但会继续通过一个家庭去切入一个社会话题。
         

        只是,这里的“原班人马”不包括导演柯汶利了。柯汶利说,他的下一部作品是改编自毕淑敏小说的长篇电视剧《女心理师》。



        从悬疑犯罪横跨到都市心理,他说他拍电影,不看重哪种类型,外在形式只是包装手段,他更想拍他想说的,拍对这个时代有意义的。 这次采访,有一句话他说得特别干脆,也特别坚定:“从马来西亚离开那一天,我就跟我自己说,这一次出发就没有回头了,就是一路拼到成功为止。”

        我和监制陈思诚都没想到

        《误杀》票房会这么好


        《误杀》上映后,我和监制陈思诚都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一个成绩。一开始觉得这是一部类型片,我们想做的就是突破它的“天花板”,但没有想到现在重映之后还会有效果。


        这是我们没有意料到的,我和他聊起来都很开心,就是说我们一起做了一部这么棒的作品。



        电影是有灵魂的,每一部作品都有它的命。有这样一个成绩是天时地利人和,遇到对的时机、对的观众,也是因为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,很用心在做这部电影。


        监制陈思诚选我当导演,我还蛮意外的,我也不知道他看中我什么特质。当初我拿我的短片《自由人》和他做交流,看完之后我们有了一些很深入的探讨。


        陈思诚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导演,他拍片精准,做事情有格局,比如我们一起探讨剧本,他对大方向的把控,从资金、团队搭建到市场发行的格局和视野,是我很值得学习的,对电影本身来说这也很重要。


        导演柯汶利和监制陈思诚


        《误杀》虽然是翻拍电影,但是我们找到了一个观点去说这个故事,不只是照印度原版去做翻拍,这也是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。


        当然吸引观众的还有推理、惊悚、悬疑等元素,不过抛开这些,我认为最核心的还是亲情。


        观众买票是想要去看一部娱乐推理类型的电影,但在观看的过程中,会看到亲情这部分,李维杰这个角色展现的父爱,是让观众极有共鸣的一环,他们会感动,所以会推荐给朋友,才会引发后续这些效应。



        《误杀》混搭很多类型元素,我认为这是一种尝试,华语犯罪悬疑片的未来趋势也是“混类型”,比如悬疑+惊悚+喜剧,不是那么单一的层面,会比较有创意,会让观众看到电影更不一样的面貌。

        《误杀》之后邀约变多

        目前在筹备新剧《女心理师》


        《误杀》之前,我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。我在马来西亚出生,大学出国读电影,之后念电影研究所,一路走来差不多十年,然后再到中国内地拍摄电影和网剧。出门在外都不容易,但我很珍惜目前的状况和在中国内地发展的机会。



        我遇到过很多困难,但我本人比较正面,那些困难都会转化为动力,让我更有动力去做创作,更有动力往前走,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回头路,我也不想回头。


        从马来西亚离开那一天,我就跟我自己说,这一次出发就没有回头了,就是一路拼到成功为止。



        《误杀》之后,邀约变多了,我对名气或利益看得比较开,我希望着重在电影上。


        拍电影是我一生想做的事,我的每一部作品是否尽心尽力,是否把我想要表达的传递出去,观众是否有接收到,产生共鸣,这是我比较看重的。


        现在不止有中国,还有好莱坞、印度、马来西亚等地的电影公司拿剧本找我拍,我都不排斥,在哪里拍电影不重要,最重要是故事和我当下想要说的是不是契合,如果有,这会让我很有冲劲。



        年前做完《误杀》,跑完宣传后我就回到马来西亚,开始写新的剧本。


        我目前没有接收到执导《误杀2》的消息,对这个项目也不是很了解,我和《误杀》算是先告一段落了。对于参与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后续,目前也没有规划。


        现在我正在筹备的是一部长篇电视剧,叫《女心理师》,目前处于剧本阶段,这是一个医疗方面的题材,具有很多社会现实的色彩,很适合现代人观看。我希望《女心理师》能做一些突破,为中国电视剧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体验。


        毕淑敏小说《女心理师》


        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是理想标准

        想成为一个说好故事的导演


        好的电影必须要有冲劲和热血,会想要尽快在有限的时间内把这个故事说出来,这是我做电影的初衷。


        我拍电影也是想说更多的故事,传达更多的社会议题。像悬疑犯罪类型,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娱乐,一个手段,我是希望能尝试把这种娱乐手段和我想说的议题去做包装和搭配。



        电影最核心的还是我们想说什么,作者想说什么,想给观众传递什么讯息,摄影、灯光、演员、剧本等都是为了这个主题而服务的。 每一部电影在这个时代出现都会有它的意义,我不希望只拍出纯娱乐的电影,我希望我拍出的电影具有某种时代意义。目前为止,《误杀》可以说达到了我的标准,但还是可以做得更好。

        《误杀》截图


        我更想拍出像李安导演的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这样的经典电影,既有娱乐性,小朋友看了喜欢老虎,有冒险旅程,到最后又有对信仰的探讨,各个年龄层的观众对这部电影会有自己不一样的诠释。对我来说,这就是最好的电影了。

        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剧照


        我对自己接下来的规划是比较清晰的,不是想坚持什么类型、风格,走什么路线或拍什么三部曲,这些都是比较虚、比较飘的,还是要以故事、主题为创作基础,有社会话题和人文关怀。 


        你问我,有没有设想过未来要成为一名什么样的导演?有,一个说好故事的导演,就是这么单纯。


        文/柯诺